出鞘1

“那家伙是个好的主人,却不是个好工匠。”这是绿谷出久的年终评审结语,却没给出确切的评级,追根溯源是他没能完成考试内容,中途弃赛的学生每年都有,但绿谷的原因要更突出一点,甚至一时轰动全校——


绿谷的武器抛弃了他。


这年头武器都是不好伺候的主,工匠与武器共鸣不和离职的很多,更有甚者武器堕化成魔武掌控工匠的也有,但鲜少有武器主动放弃工匠的,一来能共鸣合作的同伴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二来这个世界说到底还是以工匠为主导的。


那么绿谷失败的原因很明显,事实上在他和轰焦冻结成同伴的那一刻质疑声就没断过——轰是当今死神与死武的儿子,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即可为工匠也可为武器的无障碍体质,也是最可能成...

2018-12-13

看了毒液,原本看了些关于类似毒品的设定,以为是个十分克鲁苏的故事,结果却以卖萌和扯皮为主

唔,虽说现在流行这个,不过还是略微不适应。

之后又去看了漫画,妈耶这是什么苦情设定,感觉简直是异形版的妈妈再爱我一次。

这种感想大概类似于,你以为看的是阿紫和游坦之,结果其实却是紫薇和尔康吧

心情复杂,但又迷之带感

2018-11-15

脑洞分为

1.只想写给固定cp的

2.只是想写的,但一定要给同人cp的

3.只想给原创的。

大多数时候都是第二个。

2018-10-07

射杀恋人之日3

日出


解决掉那个初始病毒散播者很容易,绿谷还记得小时候对这种液体状生物的心理阴影,但现在却已经能随手打碎他的下巴壳了,甚至没有任何策略技巧。


所谓液体缓冲层,轻易咬破人体的锋利下颚,或者将人吞进体内注入病毒的体质,绿谷把爆豪拖出来的时候想,这些在绝对的力量前好像都脆弱的不成样子了。


但那并不是真正的初始病原——绿谷抱着爆豪,他似乎还在精神恍惚中,在他眼中这个陌生的英雄面具下的脸面无表情地看向他身后,一脚踩碎了挣扎着想要搏命一击的破碎头骨,那玩意儿咯吱一声,在脚底流出黑色恶臭的汁液——


绿谷松了口气,随即赶来的英雄和医疗部队对他的出现有些惊讶,但随即快速地处理起现场。...

2018-10-02

射杀恋人之日2

日落


如果生命是一场梦境,你希望在梦醒时分看见谁的脸庞?


在爆豪胜己这种自负的家伙眼中,他确信他上辈子一定是死神的杀父仇人,所以才会被惩罚在濒死前看见了这辈子最不愿意看见的人。


那个早上刚刚嘲弄过的废物软蛋,就算被欺负被扔了书包课本也只敢默不作声地流眼泪的家伙,他竟敢顶着那张哭的五官都扭曲了的软弱表情,毫无战略地冲上来……救他?才怪,他是来陪葬的,连能力也没有,体能也不行,整天阴测测躲在自己座位上碎碎念的书呆子,他打在那个怪物身上的力度还不如挠痒痒。


他们险些要一起死了,虽然千钧一发的时候被及时赶来的英雄从污泥中拖了出来,顺便阻止了绿谷的自杀式行为,但要让他和绿谷的照片...

2018-10-02

下星期找时间写那个羞耻普雷……
想试试dirty word,但明显不适合小英雄,这个cp我磕到现在肉眼可见ooc还吃不了肉。很诡异,我竟然吃不了肉,但尝试过了确实不行。
所以打算换点别的……
其实我还爱着我磕过的其他cp,但莫名回不来头了,可能因为已经物是人非了回去会伤感?但当初自己萌的却还能回的去。
这感觉很奇怪,像是外公生病的时候,我在走廊里听的是我的天空,然后现在已经不能听我的天空了。然后那段时间吃的是一家兰州拉面,很好吃,现在也不能去吃了。
我还挺喜欢老扉的,但如果回去了以前一起玩的都不在了就会觉得很寂寞,同理99也是……所以还是算了。但当年自己玩的却还是能回去的,现在想想果然还是这个原因。
另外...

2018-09-09

感言:逆的感觉真好,脏乱差的感觉真好,一人圈的感觉真好。
混什么圈,自己跟自己玩,又找回了当年玩同人的乐趣了。
仿佛阳痿老男人某天重振雄风(?

另外,乐活的敏感词是真的迷。


2018-09-09

饲主4

绿谷找新的兼职计划搁浅了,许久未见的经纪人给他接了个活,到《重拳王者归来》剧组做替身,次日报到。


  “小胜,我出门了?”当天起了个大早,出门时跟爆豪道别,那家伙还整个人埋在被子里不理他。


  不过这不影响绿谷的好心情。他的主业还是演员,运气好会接一些不温不火的戏,但大部分时候都是被事务所遗忘的。他本身造型就不太显眼,虽说找了张显年轻的娃娃脸,但用经纪人的话来说,气场不足,做事不自觉地蹑手蹑脚,就算是合作多年的同行回忆起来,评价也多半是“人不错”“脾气好”之类的白开水印象,不适合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演艺圈争奇斗艳。


  但好在事务所本身也就是混口饭吃,旗下三三两两个三线小艺人,...

2018-09-08

脑洞记录
写文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安霍——
安德瓦,某当地黑手党的倒插门女婿,原本是警校的,黑帮卧底,前暗恋对象为现反黑大队长。究极深柜,属于那种一直坚定认为自己是直男并且还有些直男癌的基佬。
因为老婆是黑帮的管过一段时间的黑帮,后背有大片不知火刺青。
黑帮火并中老婆女儿都死了,剩个儿子被烧伤,带他逃了出来,住在某居民小区。为了照顾老婆孩子会做简单料理。
儿子因为心理创伤得了自闭症,一直不爱说话,被隔壁的霍克斯带着玩了几趟,渐渐开朗了起来。
对霍克斯有好感,但直男思维没有察觉到。
霍克斯,很受女性欢迎的gay,警察,性感眼线。一直在调查安德瓦的事。过去是安德瓦的后辈,不过因为过去很不起眼已经被安德...

2018-09-08

饲主3

一夜春宵的早晨是在一个七零八落的床角醒来,半个身子几乎悬在空中,绿谷乍得抬起头,脑袋就砰得撞在床头柜上,发出一声巨响。


  “唔......”绿谷捂着脑袋从地上爬起来,无声地等待头上的剧痛过去,镜子里的男人蓬头垢面脸色惨白,地上衣服袜子各种乱七八糟像被洗劫了一样一直从玄关蔓延到脚边。他已经不年轻了,也很久没有过这么疯狂到不知睡在东西南北的夜晚,也很久没有......绿谷抬起手腕,指针指在十点,他已经迟到了。


  客厅里传来早餐的香味,那个昨晚出现在饭店后门像个变态一样埋伏洗劫他的男人此时正坐在沙发上边看报纸边喝着咖啡,身上穿着不知从哪儿翻出来的宽大灰色睡衣——绿谷还以为他早在三年前...

2018-09-06
1 / 34

© 鱿鱼大妈 | Powered by LOFTER